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?
今天是2018年 06月 04日 星期一
当前所在位置: 千亿pt客户端 > 教学科研 > 教学反思 >

珍爱

 
华龙区实验小学   张莉
“医生安排我周二手术!”姐姐电话里说。
“好,在你做手术之前赶到!你现在没事吧!”
“不用担心,我不害怕!”
……
五月十五日早七点,我到达北京某医院。七点半,护士过来告知做好术前准备,并手脚麻利地换好被褥,再铺上一条小毯子,顺手把床上的档杆立起来,还嘱咐说不要往床上再坐了。
“来,到我床上坐会儿!”旁边病床上的阿姨热情地招呼。
“谢谢,这就要上手术了。”姐姐笑了笑,平静地说。
一位胖胖的,身穿绿衣服的男护士,推着车子过来接姐
姐去手术室。
“34床,准备好了吗?走吧!“
姐姐说:“我心理素质好,走着过去吧!”
“不行,躺上去!”
“好吧。”姐姐顺从地躺下。男护士用灰蓝被子把姐姐裹起来。瞬间,我的心一下揪了起来,这就要上“场”了!于是伴随着车轮咕噜咕噜的声音,一路无言,很快到了手术室门口。
“家属请留步!”和姐姐微笑地对望一下,轻轻地摆摆手,算是安慰,也算是告别。姐姐被推了进去,我们被挡在了门外。
来到等候区,忐忑不安地等待,默默地祈祷,希望一切顺利!顺利!
九点,十点,十一点,十一点十分……时间的沙漏在艰涩地流动,我们已经无法在等候区继续等下去,来到手术室门口。
“出来了!出来了!”我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。刚才还精神抖擞的姐姐,现在却脸色苍白,躺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麻醉医生也许听到了我们小声说话的声音,便打开了手术室的门。
“家属可以叫叫病人,促使她快点醒来!”
“姐姐!姐姐!听见了吗?”我轻轻呼唤着。没有回应……
“姐姐——,姐姐——”我又一次鼓起勇气唤着沉睡的姐姐,“你睁开眼看看,你现在在哪儿?”
“嗯——嗯——……”我听到了微弱的回应,姐姐的眼皮努力地想要打开,可仅仅是微微动弹了一下。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心疼!真的很疼!
姐姐的同学在旁边轻轻拍拍我,示意我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。
在姐姐稍稍清醒些,有了意识之后,便回到了病房。
“时刻观测桌子上的仪器,多翻身。病人如果觉得口干,拿黄瓜片贴到嘴唇上。六个小时之内什么也不要吃,之后可以喝点温开水……”护士一点点地叮嘱看护的各个细节。
“哎——呀——,哎呀——……”坚强的姐姐仍然难以忍受术后痛苦的折磨,会时不时发出几声叹息。不过还好,姐姐的意识逐渐清醒,可以翻身,可以喝水,可以吃流食,去监测仪器,去管子,能下地……一切都在往预想的方向顺利发展,又可以谈笑聊天。医生真了不起,给病人驱除病痛,还他们健康,还他们幸福,真得好好感谢他们!
医生会时常到病房里转转,了解了解情况,处理处理问题。接下来说说病房里的小护士吧,印象最深的有一个叫瑞瑞的小姑娘:
“小悦悦,玩拼装呢,这可是男孩子喜欢的玩具,拼得不错啊!”(悦悦是这整个科室的最小的病人)
“姐,今天气色不错呀!”
……
不管是谁呼叫,她总是那么善良地微笑着,轻声细语,安慰着每一个病人。我看到,她一直在各个病房间穿梭,似乎没有坐下休息的时间,后来看她实在太忙,换药什么的我就自己动手,不再劳烦她。
接下来,谈谈病房里的病友吧,也是给我感触最深的。姐姐的病在这里应该算是比较轻的。我看到太多的病人,光着头,走路几乎是在挪动,动作也是慢悠悠的,脸上写满了忧郁,眼睛里满是深不可测的痛苦。估计他们的内心都很强大,但是再强大的内心也难以掩饰心中对病痛的恐惧。因为大多不是北京本地人,所以没有家人能长期地陪护,有的还有护工照顾,但更多的是孤身一人。没有家人的关心与呵护,坚强的他们只能独自忍受。和他们在一起的几天,看他们被疾病折磨,手术后的失落,药物的刺激,使他们只能默默地全盘接受。我内心充斥着种种的恐惧与不安……我能理解他们,也能感觉到他们与癌症的“战争”,为了延长生命,选择最好的医疗,希望能以最好的姿态开始以后的生活。因为大多是同病相怜,所以很多的病友相处得像是朋友。在他们之间,没有太多语言上的交流,有的是默默地相助相守,希望能够给对方些许温暖,些许慰藉,尽管微不足道,但是也弥足珍贵。
在这里陪护的几天,我几乎要窒息,迈出医院的大门,最后离开的时候感觉像是逃出来一样,从牢笼里挣脱,终于可以自由地呼吸。医院这地方,是无论如何不想再踏进半步了。
珍爱生命,珍爱亲情,珍爱友情,珍爱健康,珍惜当下我们拥有的一切,好好地面对生活!……
 

发布于:2018-05-31作者:张莉

上一篇:图形与几何反思

下一篇:《蜘蛛开店》教学反思